首页 >> 政治学
王鹏权:政府和社交媒体重塑美国政治传播格局
2018年09月13日 08: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鹏权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世纪后期,随着传播学成为一个专门学科,政治传播学的研究也成为西方政治学者和传播学者关注的重要学科领域。政治传播学的研究对象是政治信息的传播、沟通与处理过程及其呈现出的规律。政治体制与传播形态的变革,都会对政治传播的内涵与外延产生重要影响。近年来,在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发展的背景下,无论是西方政界、媒体界还是学术界,都明显地感受到美国政治传播的深刻变革及其新的特征。认清这些新的特征,对我们了解当前美国的媒体生态和政治生态具有重要的价值。

  第一,美国总统特朗普重塑美国政治传播格局。在美国的政治体制中,美国政府本就可以通过大政方针主导政治传播的内容与形式,影响国内舆论导向。2017年,依靠民粹主义力量赢得大选胜利的特朗普上台后,以反建制派形象,指责传统的媒体机构制造“假新闻”,抛开传统的媒体手段,把推特作为自己主要的发声渠道。这一方式颠覆了过去美国政府依赖传统媒体与民众沟通的方式,进一步增强了美国政府的议题设置能力和政治传播主导权,成为美国传播生态变革的重要推动力。推特发文不受时间与地点限制、即时体验和感情色彩较重的特征,在内部绕过了美国政府既有的新闻发布审核机制,提高了政府新闻工作的难度;在外部加速了美国的新闻节奏和互动频率,增加了新闻从业者的工作量和难度,使美国新闻业更加没有人力和时间进行调查研究与深度报道。短期来看,这一做法有利于特朗普打破美国媒体的垄断、独掌话语权,但从长期来看将给美国政治生态和媒体生态带来哪些影响,仍然需要观察。

  第二,社交媒体成为影响美国政治传播的主渠道和生力军。长期以来,互联网以其交互性、去中心化特征,对美国社会和媒体产生了深刻影响。在这一背景下,以Twitter、Facebook、Buzzfeed为代表的社交媒体强势崛起,成为影响美国政治传播的主渠道和生力军。首先,它们是各政治主体都不敢忽视的重要传播渠道。从政府、政党、政客,到传统媒体与商业机构,都在试图影响甚至主导社交媒体的议程与话语权。其次,社交媒体的崛起深刻地影响了美国的政治传播节奏甚至规律。一方面,社交媒体扩大了新闻传播的主体外延,模糊了主客体的界限,使每个人都获得了网络时代的麦克风,媒体也不再是单向度的灌输与说服工具,而成为交流与互动的平台。另一方面,一些新闻聚合类社交媒体从用户需求出发,不断强化产品创新,陆续推出了“清单体”“测试体”、视频直播、短视频等产品,丰富了政治传播的载体,提升政治传播影响面。此外,社交媒体加速了新闻传播的速率,使政治传播的信息性、娱乐性、情绪性更加突出,政治性、思想性、理论性明显弱化,价值观的碰撞更多停留在浅层次的议题之上,深层次的思想交流与反思逐渐成为稀缺品。类似的问题在美国已经引发广泛关注,但是在社交媒体作为美国政治传播主渠道的强势地位短期无法撼动的背景下,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仍然是美国政治传播面临的挑战。

  第三,传统媒体仍是美国政治传播的重要参与者,发挥着不可忽视的影响。近年来,美国传统媒体遭遇了新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强烈冲击,广告收入和纸质版订阅量直线下降,新闻岗位和从业人员急剧减少,在职人员工资收入也明显下降,整个行业面临“要么转型、要么死亡”的严峻局面。但是,伴随着部分传统媒体的积极探索,纸质版与电子阅读相互补充、传统媒体与社交媒体相互借鉴的融合发展道路已见成效,传统媒体正在从出卖版面空间(广告)转向出卖新闻内容与思想,回归新闻业的本质属性。比如创刊于1851年的《纽约时报》就推出了付费电子报,走出了一条数字化转型的道路。2017年,《纽约时报》的数字订阅量突破200万,纯数字订阅收入达到3.4亿美元,发行总收入从2010年的9.3亿美元增至10.1亿美元。传统媒体一旦转型成功,其品牌影响力、运营成熟度和人力资源优势,都将不可忽视。与《纽约时报》等传统纸媒不同,以《赫芬顿邮报》为代表的老牌网络媒体更多地遇到了转型瓶颈,尤其是面临着如何处理严肃新闻与争取流量之间的矛盾、是否要设置“收费墙”、如何与其他互联网公司互相借力等矛盾。这些问题能否解决,直接关系到此类媒体的生存前景及其在美国政治传播中的地位。

  第四,智库在美国政治传播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美国是一个智库大国,大量智库以其强大的话语权、鲜明的人才优势、庞大的关系网络、灵活的研究机制,在政治传播领域发挥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一是通过向政府提供研究成果、人才资源和二轨外交平台,影响政府决策与政治传播。二是通过向媒体提供研究成果和论坛平台,影响政治传播的议程结构、观点倾向。三是通过国际交流合作展示美国智库独立、客观、高效的形象,传播美国的制度优势和自由民主的所谓“普世价值”。四是通过主办专业刊物,影响学术界的关注焦点与研究方向,比如《国家利益》《外交事务》《外交政策》等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外交期刊都是由智库出版。

  当然,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智库也面临不少现实难题。一是特朗普总统不重视智库,尤其是在人员安排方面,即便上千个关键岗位空缺,特朗普也没从智库引进太多人才,这意味着智库与政府之间旋转门的逐渐失效。同时,美国智库研究者普遍难以把握特朗普的执政理念与执政方向,表现出了明显的失落感和消极情绪。二是筹措资金的需求与保持自身研究独立性的矛盾仍不容回避。即便是由国会资助三分之一预算的伍德罗·威尔逊中心,也会为了寻求赞助者而费尽心机。三是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冲击下,智库经常炮制一些危言耸听的观点或报告,以迎合媒体和公众,这无疑会伤害美国智库的研究质量和公信力。四是短期政策性研究与长期战略性研究如何平衡的难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高质量的研究报告仍是稀缺品。五是智库之间竞争大于合作,甚至为了竞争而相互指责、相互否定,导致各智库缺乏统合、协调,难以形成深入系统研究的合力。

  综上所述,当前美国政治传播呈现出政府和社交媒体强势、传统媒体和智库弱势的总体格局,与2016年之前基本均衡的政治传播格局形成了鲜明对比。由此衍生出的一系列问题像病毒一样侵蚀着美国的媒体生态和政治生态,使美国内外决策更容易个人化、极端化、情绪化。美国政治社会稳定的基础是其制度上的平衡,一旦失衡,美国社会必然出问题。即便特朗普采取的政策短期内推动了美国经济社会发展,但是长期来看对美国和世界都会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对此我们要有所警觉。

  (作者单位:求是杂志社)

作者简介

姓名:王鹏权 工作单位:求是杂志社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