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古代印度和欧洲的神观念比较
2020年12月30日 18:10 来源:《世界宗教文化》 作者:姚卫群 字号
2020年12月30日 18:10
来源:《世界宗教文化》 作者:姚卫群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古代印度和欧洲是世界文明的两个重要发源地。两地的宗教与哲学思想经常交织在一起。神的观念在两地都有重要的表现形态。两地神观念的共同点反映了人类思想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所普遍产生的变化。两地神观念的差别点反映了不同区域内人们的思想文化发展的特殊性或特色。梳理和分析这种发展的基本线索,找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对于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促进不同文明的思想互鉴有着积极意义。

  关键词:神;印度哲学;欧洲哲学;东西方哲学比较;宗教文化

  作者简介:姚卫群,北京大学哲学系暨外国哲学研究所教授。

  神的观念在世界各国的古代历史上都存在,是宗教史的重要内容,也是思想史的重要内容。古代印度和欧洲是世界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人类迄今为止所提出的许多重要哲学思想、文化观念有许多最初的形态都是与宗教思想混杂在一起的。这些思想的许多萌芽形态最初就产生在古代印度和古代欧洲。在印度文明和欧洲文明中,宗教文化占有相当大的比重。而在宗教文化中,神的观念又占有重要地位。本文拟对古印度和古欧洲的神观念进行粗略梳理,试图理出一些头绪,并对这两地的主要神观念进行对比,找出二者间的相同点和差别点。

  一、古印度的神观念

  印度从古至今是一个信仰神的国度。神的观念在印度有文字记载以来的历史上就一直起着重要作用。古印度不同时期的神观念有不同,但对民众的影响和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是始终存在的。现在所知的古印度最早的文明是印度河文明。在这一文明遗址出土的大量考古材料中,有许多“印章”。这些印章上刻有许多神像,这些神像给我们提供了关于远古印度宗教的一些信息和当时印度先民神观念的一些形态。现存大量记述印度宗教历史情况的最早文字材料是吠陀文献。这些文献的早期形态是口头表述的,人们所能看到的书面文字的吠陀文献是后人整理出来的。吠陀文献的年代跨度很长,大致是公元前1500年至公元前800年左右陆续出现的。在这些文献中,出现了大量有关神的内容。这些神的出现也分为不同的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多神崇拜阶段。这一时期的神主要是印度先民对许多对其生活影响较大的自然现象的崇拜。如太阳神、火神、风神、雷神、河神等等。当时的人们对有关自然现象印象深刻,感觉新奇或充满敬畏,但又不能解释这些现象的产生原因,因而对这些现象心生敬畏,将其想象或解释成一些力量无比,能左右人们生活的神。如关于火神,《梨俱吠陀》1,1,3—4中说:“通过(火神)阿耆尼,(人们)获得财富,日日幸运,(并具有)英雄的荣耀。(火神)阿耆尼,崇拜(与)祭祀(的对象)!你环绕一切(方面),在众神中亦是如此。”1关于太阳神苏里亚,《梨俱吠陀》7,63,4中说:“天空中的金色瑰宝,远远地升起。目标遥远,迅速向前照耀。让依(太阳神)苏里亚而起的人们达到他们的目的并劳动吧!”2这种对神的崇拜可以称为自然神崇拜和多神崇拜,是在大量群居部落中出现的。

  第二阶段是主神崇拜或尊一神崇拜阶段。随着人类从一般的小的群体生活向部落生活的过渡,从小的部落生活向小的国家的过渡,从小的国家逐渐相互兼并向大的国家的过渡,人们崇拜的神也发生变化。在小的群居生活和小的部落生活中,人们崇拜的神是多样的,常常是某一群居生活团体有其崇拜的神,另一群居生活团体有另外崇拜的神,许多小的部落中有各自崇拜的神,种类繁多,名目繁多。但随着部落兼并规模的扩大,出现了最初的国家,各小的国家间也经常发生战争,获胜的国家疆土扩大,统治的民众人数增多。那些被兼并的部落或小的国家中原来信奉的神的影响越来越小,逐步被大的部落或大的国家中信仰的神所取代。因而,神的数目越来越少,旧的部落的神被一些国家中信奉的神所取代。这时的古印度的神从多神崇拜向尊一神崇拜过渡。过去的一些神在一些民众中还存在,但影响越来越小,其地位逐渐被大的部落或大的国家中信奉的神的影响所取代。虽然还有多神,但其中仅有很少的神或某一神起着主导作用。许多人仅仅尊崇那影响较大的神。在这一时期人们崇拜的神中,因陀罗神影响较大。他既被视为雷神,也被视为战神。如《梨俱吠陀》2,12,2—9中说:“他使动荡的大地坚定,他使颤抖的群山安宁;他赋予人们更广阔的空间;他支撑着天。人们啊!他就是因陀罗。”“马、牛、部族、一切战车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他创造了太阳,创造了黎明;他是水的引导者。人们啊!他就是因陀罗。没有他,人们不能获胜;当战斗时,人们寻求他的帮助;他敌的过任何对手,他可以移动(本来)不能移动之物。人们啊!他就是因陀罗。”3

  第三阶段是抽象观念的神的崇拜阶段。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人们的思维能力也相应增强,古印度的神崇拜现象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人们从崇拜具体可见的自然事物或生活中的具体物体的崇拜,逐渐过渡到崇拜一些抽象的概念的神,如语言神等。《梨俱吠陀》10,125,5中说:“我自己说出和发出那神与人都欢迎的言语,使我喜欢的人超强,使他成为圣贤。”4此外,这一时期的神中还有不少人们想象出来的在现实世界并不存在的一些威力较大的神,如恶神阿修罗、死神阎魔、魔神罗刹等。这类神后来在印度也有较大的影响。这些神在生活中往往没有对应的具体事物,是人们对一些自己想象的能左右自己生活的超自然体所产生的崇拜。在这个阶段,人们信奉的神还是有多种,但大量的神已没有多大影响,或影响的范围有限,而那些将哲学实体神化后出现的神影响越来越大。只是在印度历史上一直没有出现全民都信奉的神。一些人们信奉者众多的神也不过是仅在某些区域内民众普遍信奉的神。

  古印度虽然对神的信仰非常普遍,但也并不是没有对神存在怀疑或无神论的思想。如《梨俱吠陀》8,89中说:“因陀罗不存在。谁见过他?”5还有一些吠陀赞歌祈祷让人们忠实对神的信仰,这反而说明当时有不少人对神的信仰有动摇。因为如果所有人都有坚定的对神的信仰,那么也就不会出现祈求人们对神忠实信仰的赞歌了。6

  古印度的婆罗门教后来受多种其他印度宗教的影响,逐步转变成印度教。印度教中包含了古代印度许多宗教的信仰,但其中的主干或核心成分仍然是婆罗门教的理论。印度教中信奉的神也极多,这一宗教在印度许多地区流行,而此教中信奉的神在不同区域是有差别的。但总起来说,印度教信奉的神主要是所谓“三大主神”,即梵天、毗湿奴、湿婆。

  梵天(Brahmā)在婆罗门教或印度教中被认为是创造之神。梵天一般认为是古代婆罗门教哲学中的最高实体“梵”的神格化的产物。他常被描述为有四个头,分别用于掌握宇宙的四分之一。婆罗门教圣典四吠陀被说成是源于这四头。在印度教的三大主神中,梵天不仅能创造世间一般事物,还被认为可以造出世间的魔鬼和灾祸等。梵天这一神在奥义书中实际就有提及,如《鹧鸪氏奥义书》(Taittirīya Up.)2,8,1中说:“众神的百喜是因陀罗神的一喜”,“因陀罗神的百喜是毗诃跋提神(虔诚和信仰之神)的一喜”,“毗诃跋提神的百喜是生主(创造之神)的一喜”,“生主的百喜是梵天的一喜”7。在印度近现代,崇拜梵天的人相对于另外印度教的两大主神的信众要少。

  毗湿奴(Visnu)在印度教三大主神中被认为是保护之神。据说他有一千多个称号,如“世界之主”、“诃利”等等。这一神在吠陀文献中就被多次提到,如《梨俱吠陀》1,154,4中说:“只有他(毗湿奴神)支撑着宇宙。宇宙划分为三种:大地、天空和被创造的万有。”8毗湿奴常被描述成大慈大悲之神。当世界受到恶魔等的威胁,要被毁坏时,毗湿奴就以某种化身的形态出来救世。毗湿奴常被描述为有四只手,分别拿着轮宝、法螺、仙杖和莲花。他的座骑是金翅鸟迦楼罗。毗湿奴救世时的化身很多,主要的有十个,即:鱼、龟、野猪、人狮、矮人、持斧罗摩、罗摩、黑天、佛陀、伽尔基。这些化身都有惩恶扬善,救世济民的能力。如毗湿奴曾变为鱼在洪水泛滥时救出人类始祖摩奴。毗湿奴曾变为龟与恶神阿修罗战斗。毗湿奴曾变为野猪战胜恶魔黄金眼。毗湿奴曾化作人狮将为非作歹的恶魔毗罗尼亚伽西婆杀死。毗湿奴曾变为矮人,与恶魔战斗,夺回了天、空、地三界。湿奴曾变为持斧罗摩,消灭了一些傲慢的刹帝利族。毗湿奴曾变为《罗摩衍那》中的主人公罗摩,除掉了魔王罗瓦那。毗湿奴曾变为《摩诃婆罗多》中描述的英雄人物黑天,除去了凶暴的国王及其派来的恶魔。毗湿奴曾变为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借助一些理论,使罗刹等恶人失败。毗湿奴曾变为救世主伽尔基,使世界免遭毁灭。印度教中崇拜此神的人很多。

  湿婆(?iva)在婆罗门教或印度教中被认为是毁灭之神。通常认为,此神由吠陀文献中提到的楼陀罗神演化而来9。奥义书中即提到过湿婆神。湿婆神能毁坏所有事物,并能伏魔降妖。他常被描绘为有五个头、三只眼、四只手,并具有神螺、三股叉、水罐与鼓,颈部挂着骷髅。男性的生殖器(林伽)常被作为湿婆的象征,湿婆崇拜在印度教中极为流行。他有许多变形,如时母、无头者、星星、十臂者等等。舞蹈湿婆是其重要的表现形象,他表演的舞蹈有一百多种,据说狂舞时可最后导致世界毁灭。湿婆还被描述为常年在喜马拉雅山上苦行,居于阴暗和充满灾难之处,雪山女神是其妻,象头神是其子。信奉湿婆神的印度教信徒也很多。

  在印度教的三个主神中,比较来说,在后世影响较大的是毗湿奴神和湿婆神。印度教的三大派别中有两个就是直接崇拜毗湿奴神和湿婆神的。还有一个主要派别的崇拜也与这三个神有关。印度教三大派是毗湿奴派、湿婆派、性力派。毗湿奴派与湿婆派从名称即可看出是分别信奉毗湿奴神和湿婆神的。性力派主要崇拜的是湿婆的配偶难近母与乌摩妃、毗湿奴的配偶吉祥天女、梵天的配偶辩才天女以及黑天的配偶罗陀等。

  古印度历史上信奉神的民众众多,在理论体系中纳入神的概念的思想流派是绝大多数。但神在各派中的地位是有差别的。大致来说,神在各派中的地位可以分为四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神在有关派别中占有较高地位;第二种是神在有关派别中有较低地位;第三种是神在有关派别中具有名义上的地位;第四种是神在有关派别中没有地位。

  第一种情况在印度宗教哲学中较为普遍,是印度神观念中的主流。这种情况主要体现在奥义书和吠檀多派中。二者中的神基本就是最高的哲学本体梵。奥义书和吠檀多派都主张梵为最高,是万有的本体。梵既是哲学上的最高实体,也是宗教上的最高神。它是一切的根本,世界的主宰。奥义书和吠檀多派的核心思想是印度文化中的主导性理论。这种理论中的神的观念也就是印度宗教哲学中影响最大的神的观念。

  第二种情况在印度不少思想流派中都存在。如印度佛教就属于这种情况。佛教中也讲神,但佛教中讲的神地位很低。这些神数量很多,但神力却十分有限。如许多天神只是比一般的人能力强一些,他们一般住在天上,能在天上行走,形象也十分威武,但也仅此而已。其功力完全比不上许多佛菩萨,而且也要受制于业报轮回的规律,生命有限,并不能真的创造这个世界和毁灭整个世界。这些神与佛祖和许多菩萨等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在佛教中,这些天神往往也参加佛教的重要活动,聆听佛的教诲,通常所作出的反应就是欢喜奉行。而且,按照佛教主流的思想,这些神等实际也是性空的。因此,神在佛教中虽然存在,但却是没有什么地位或地位低下的。再者,按照佛教的根本理论缘起观,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常在的。因而,永恒存在的最高神在佛教中实际也是不存在的。

  第三种情况在印度不少思想流派中都存在。如正统派哲学系统中的胜论派、正理派、数论派、瑜伽派等就属于这种情况。胜论派在印度主要是阐述一种自然哲学。此派论述了其关于对世界各种现象的类别划分,区分出事物自身、事物的属性、形态、相互之间的关系等。此派在发展过程中也曾提出神的观念,如胜论派的在6世纪左右的重要文献《摄句义法论》3,40中说:“四种粗大元素被产生,仅仅从最高神的精神凝定中创造出了来自火极微与地极微混合的宇宙金卵。”10但胜论文献中这种论神的叙述较少,而且主要是在后期。胜论派在总体上在其体系中没有对神的特别倚重。正理派主要是论述逻辑和辩论问题。此派中虽然论及神,但实际上神的概念对其整个逻辑辩论体系不起多大作用,神在其中出现也主要是为了应付古印度大的有神论的思想环境,作为婆罗门教哲学派别之一,要象征性地表示对神的敬意,而在实际论证其理论的过程中,这一概念没有多少实际意义。数论派和瑜伽派的情况也大致如此。数论派关注的是物质实体“自性”在精神实体“神我”观照下如何转变出世间事物的问题,瑜伽派关注的是如何进行瑜伽修行,以达到三昧状态的问题。两派中神的概念实际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也是要迎合古印度大的有神论的思想环境。

  第四种情况的代表性派别是顺世论和弥曼差派。顺世论完全否定创世神的存在。如《摄一切见论》记述顺世论认为:“除了荆棘等纯粹世俗的原因造成的世俗的痛苦之外,没有其他世界的地狱,最高神只是人们看到的世间公认的帝王。”11实际是完全否定神的存在。弥曼差派的早期文献中很少提到神,后期文献持坚定的无神论思想。如此派后期的思想家枯马立拉在《颂 释 补》中就曾质疑神造世的理论。《颂 释 补》52中说:“(如果认为生主出于怜悯而创造世界,那么我们则说,)当不存在怜悯的对象时,生主的怜悯是不可能出现的。而且,如果他纯粹被怜悯所驱动来创造,那么,他将仅创造幸福的生物。”12《颂 释 补》60中说:“这些生物根据这(创造者)自己(关于他是创造者的)断言所得到的观念也不能完全相信。因为,即便(创造者)这样(说),他仍可能未创造世界,他会为了显耀他的巨大力量而说他创造了世界。”13

  二、古欧洲的神观念

  神的观念在欧洲历史上很早就出现了。这在《荷马史诗》中就有显露。《荷马史诗》中论及的神观念,应该说是一种多神论。如古希腊神话中有太阳神、海神等多种与自然现象相对应的神。著名的神不止一个,如太阳神阿波罗、女神雅典娜等。虽说是多神崇拜,但有些神的地位比一般神要高一些。如为了获得象征最美女神标志的“金苹果”,三位女神(赫拉、雅典娜、阿佛罗狄忒)之间发生冲突,争执不下。于是到宙斯那里去寻求裁决。这说明宙斯是这些神中地位较高的。因而希腊神话中的多神形态在发展过程中实际是最终向尊一神教过渡,即这一地区的神的崇拜最初的形态是多神崇拜,后来出现某些或某种神居于主导地位的情况。但这一时期没有绝对的一神教,而是处在一个较长时期的从多神崇拜向尊一神崇拜的演化过程中。这种情况恐怕在各世界文明古国中是较为一致的。

  在古希腊出现较早的一批哲学家中有各种关于神的观念。这些人中有些怀疑神的存在,有些在无法解释当时人们不能理解的自然现象时借助神的概念。有些哲学家将其神的观念与其自然哲学的观念并行纳入自己的思想体系中。但总体上来说,神的观念一般不是这一时期哲学家的思想体系中占主导地位的观念。被称为“智者”的古希腊哲人普罗泰格拉(公元前480—408年)就曾怀疑神的存在。他说:“至于神,我们既不知道他们是否存在,也不知道他们像什么东西。有许多东西是我们认识不了的。”14他虽然不知神是否存在,对其存在表示怀疑,但他最终还是确认应当崇拜神。15这种态度恐怕是古希腊不少哲人对待神的问题所持的态度。

  古希腊哲学中的爱利亚学派对神的问题有不少叙述。其中的克赛诺芬尼是这方面的代表。克赛诺芬尼在其《讽刺诗》中说:“凡人们幻想着神是诞生出来的,穿着衣服。并且有着同凡人一样的容貌和声音。”“可是假如牛、马和狮子有手,并且能够像人一样用手作画和塑像的话,他们就会各自按照自己的模样,马画出、塑造出马形的神像,狮子画出、塑造出狮形的神像了。”16在这里,他把神的出现看成是人想象出来的产物,这种观点有合理成分。但克赛诺芬尼在其另一部著作中所述的神是另一种样态。他在《论自然》中说:“有一个唯一的神,是诸神和人类中间最伟大的;他无论在容貌上或思想上都不象凡人。”“神是全视、全知、全闻的。”“神毫不费力地以他的心思左右一切。”17这种对神的描述是一种最高神或主神的描述。但他的这种神观念应当说不是当时主流的思想,或并不是广为流传的思想。克赛诺芬尼对于神也有怀疑主义的论述。同样是在《论自然》中,他说:“至于诸神的真相,以及我所讲的一切事物的真相,是从来没有、也绝不会有任何人知道的。即便他偶然说出了最完备的真理,他自己也还是不知道果真如此。各人可以有各人的猜想。”18他的这些前后不很一致的说法表明,当时有不少哲人的思想实际是处在变动之中的。他们表述的思想有些是确定的,有些则不很确定。

  柏拉图(公元前427—347年)是欧洲哲学史上的一位影响深远的哲学家。他提出了著名的“理念论”,较早关注了事物的共相问题,在柏拉图的思想体系中也有神学的内容。这主要表现在《蒂迈欧篇》中。这一篇主要是讲述他的宇宙生成论的。在讲述过程中论及了其有关神的思想。柏拉图吸收了毕达哥拉斯的数创造世界的理论,在此基础之上又提出了神造世的思想。在《蒂迈欧篇》中,柏拉图转述了毕达哥拉斯派的天文学家蒂迈欧论述的世界生成和人类创造方面的说法,文中实际上也就是柏拉图接受了蒂迈欧的观点后表述的他自己的观点。他所说的涉及神或神造世的理论19对于欧洲后世的神学发展有着深刻的影响,尽管柏拉图本人主要以哲学家著称于世,他本人不是一个神学家。

  亚里士多德的思想体系中,也包含涉及神学的内容,他将其哲学与神学联系在一起。亚里士多德在其著作《形而上学》I.2,982b—983a中说:“我们也想不出哪门学问比哲学更可贵。因为最神圣的学问也是最可贵的,而从两个方面看,只有哲学才最神圣。因为最适于神具有的学问是神圣的学问,研究神圣对象的学问也是神圣的学问,而这两种资格哲学都具备。因为(1)神被认为是万物的原因,而且是本原,(2)哲学这门学问,要末是只有神所具有,要末是首先为神所具有。其他的科学虽然比哲学更必须,却没有一门比哲学更优越。”20亚里士多德的这种论述一方面将哲学神圣化,另一方面又将神披上了科学的外衣。但在他生存的年代,希腊思想界盛行的是哲学的思想。神学的概念只有在当时的哲学或科学认为难以说明时才被拿出来作为一种解释。亚里士多德的神学观念与其“四因说”有一定关系,其中目的因与神学关联较大。21因为从逻辑上说,目的应该是有理智者的思想活动,而涉及世界所有事物构成的有目的者是很容易与神挂钩的。当然,亚里士多德的这种目的论涉及的神的观念在他的体系中是一个逻辑推论的产物,他实际并没有完全以这个逻辑上的有目的者或神为一切的中心。

  在亚里士多德之后,新柏拉图派对于神学在欧洲的发展也有一定作用。此派的代表人物是柏罗丁(又译普罗提诺,公元205—270年)。他在哲学上继承了柏拉图的理念论,在宗教思想方面则更进一步论及了神的观念。他在其著作《九章集》VI.9,9中说:“灵魂很自然地对神有一种爱,以一个处女对她的高贵的父亲的那种爱要求与神结合为一体。……即便在这个世界,在肉体中间,我们也可能用这样的方式来看神和我们自己,因为我们这样看是合法的。我们看到自己沐浴在光明之中,充满着灵明事物的光辉,甚至可以说充满了光明本身,纯净,毫无重量,一直向上升。我们把自己就看成这个样子,不,就看成神自身。使我们燃烧起来的就是神。可是当我们又下沉到地上时,我们就脱离这种境界了。”22柏罗丁把哲学上的理念论与神学上的神观念结合在一起,都作为事物或人形成的主要来源。这种哲学与神学的结合在其后的欧洲哲学中得到重要发展。

  欧洲思想史中神学的重要发展与基督教的产生和《圣经》的传播有较大关联,与后来天主教的形成和发展也有重要关联。基督教中的重要成分与柏拉图和新柏拉图派中的一些与神学有关的思想有关,也与吸收的犹太人的历史和道德概念有关。基督教的核心思想之一是上帝创造一切。基督教中还认为有一部分人是上帝特别宠爱的。此外,基督教还提出行善、慈爱、施舍等道德伦理观念。基督教亦提出了来世及天国的概念,这些概念都成为与基督教神观念有直接联系的思想23。

  奥古斯丁(公元354—430年)为北非塔迦斯特人,是欧洲基督教神学思想家的主要代表。他把欧洲的思辨哲学引入神学。他的主要著作有《忏悔录》《教义手册》《上帝之城》等。奥古斯丁的主要神学思想是:一切存在物都是上帝创造的、上帝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上帝能从恶事中结出善果来、人获救全靠上帝的恩典、上帝之光能使人认识真理等等。24

  在欧洲中世纪,经院主义神学思想盛行,其中的一个重要人物是安瑟尔谟(1033—1109).他是意大利人,主要著作有《宣讲》等。他也将思辨哲学引入神学,吸收了柏拉图的理念论,提出了著名的上帝存在的本体论证明,认为从上帝的性质是一种完全的存在这个定义就可以得出上帝存在的结论。在《宣讲》1中,他说:“我决不是理解了才能信仰,而是信仰了才能理解。”在《宣讲》II中,他说:“有一种不可设想的无以伦比的伟大的东西,它就不能仅仅在心中存在,因为,即使它仅仅在心中存在,但是它还可能被设想为也在实际上存在。” 在《宣讲》III中,他说:“上帝的存在是那么真实无疑,所以甚至不能设想它不存在。”25安瑟尔谟的这种对上帝的论证实际就是将类似于柏拉图的理念这样的概念放在了事物之前,这种信仰尽管是加上了哲学论证,但这种论证是极为简陋的。

  托马斯·阿奎那(1225—1274年)为意大利人。他是欧洲13世纪以来影响最大的经院哲学家。他的主要著作有:《神学大全》《反异教大全》等。

  在教授哲学的天主教机构中,托马斯·阿奎那的思想体系是占据主导地位的。他吸收改造了亚里士多德的有关理论,提出了自己的思想。他的神学理论很多,其中较著名的是其对上帝存在的五个证明。在其《神学大全》中,托马斯·阿奎那说:“上帝的存在,可从五方面证明:首先从事物的运动或变化方面论证。……凡事物运动,总是受其他事物推动。……最后追到有一个不受其他事物推动的第一推动者,这是必然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个第一推动者就是上帝。”“第二,从动力因的性质来讨论上帝的存在。……有一个最初的动力因,乃是必然的。这个最初的动力因,大家都称为上帝。”“第三,从可能和必然性来论证上帝的存在。……有某一东西:它自身就具有自己的必然性,而不是依赖于其他事物得到必然性,不但如此,它还使其他事物得到它们的必然性。这某一东西,一切人都说它是上帝。”“第四,从事物中发现的真实性的等级论证上帝的存在。……世界上必然有一种东西作为世界上一切事物得以存在和具有良好以及其他完美性的原因。我们称这种原因为上帝。”“第五,从世界的秩序(或目的因)来论证上帝的存在。……必定有一个有智慧的存在者,一切自然的事物都靠它指向着他们的目的。这个存在者,我们称为上帝。”26

  托马斯·阿奎那这种对上帝的论证比安瑟尔谟的论证精细一些,但这一理论表露出来的本质仍是一种虔诚的信仰。

  托马斯·阿奎那的理论形成后,一直盛行在许多神学家与哲学家中。他对上帝存在的论证等思想为欧洲后来著名的哲学家高度重视,如笛卡尔、莱布尼茨、康德、黑格尔等伟大的哲学家都关注了他的神学与哲学思想,或修改,或补充,或批驳,或吸收他的有关理论27。

  三、比较分析

  古代印度和欧洲的“神”的观念是世界宗教史和思想史中的重要内容。这两大重要人类文明的产生区域中的神学思想与哲学思想是人类文化发展的重要展现。两地的这方面思想直到今天仍然对人类社会产生着重大影响。比较和分析二者之间的共同点与差别点对于我们认识人类思维的发展规律有积极意义,对我们现在开展文化交流和文明互鉴也有促进作用。

  两地这方面思想的相似处或共同点主要表现在:

  第一,两地的神观念与哲学思想常常交织在一起的。印度哲学主要派别中一般都有神的位置。一些派别中的最高实体常被认为也是神。完全否定神的存在的印度哲学派别极少(仅有顺世论一派)。古代欧洲中的许多著名哲学家在其体系中往往提出创造世界的最终原因是神或上帝,将世间事物的最终根本原因推到神或上帝那里,如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理论体系中都给神留了位置。后来的欧洲著名神学家往往吸收前代哲学家理论中的这方面的思想,加以改造利用,成为论证神或上帝存在的根据。

  第二,两地的神观念的产生一般都经历了多神崇拜(多种自然神崇拜)的最初阶段,都由此逐步过渡到尊一神崇拜或主神崇拜阶段。古印度较早的神的崇拜即是多神崇拜(多种自然神崇拜),如火神、雷神、太阳神等。古代欧洲的早期神崇拜也是多神崇拜,如太阳神、海神等等。两地的多神崇拜后来都向主神崇拜或尊一神崇拜过渡。印度后来出现了对印度教的三大主神的崇拜,而欧洲后来出现了对上帝的崇拜。

  第三,两地的神观念都对各自所处的社会历史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古印度的神的信仰从古至今一直较盛,无论是早期的多神崇拜还是后来的主神崇拜在百姓中都有广泛的影响。古代欧洲的神的信仰也有相当影响。古希腊时期的主要哲学家一般都有对神的论述,在中世纪之后,欧洲的思想界中神学的影响一直存在,对社会民众的精神面貌、社会活动等有极大的影响。在这点上,两地的神观念的情况是类似的。

  两地这方面思想的主要不同处或差别点主要表现在:

  第一,古印度的最高神往往与最高实体相对应。古欧洲的神虽然也有这方面的情况,但不突出,如奥义书中的最高实体梵被明确认为就是神。吠檀多派中的毗湿奴神也被认为是最高实体梵,宗教上的最高神往往也是哲学上的最高实体。古代欧洲的主要哲学家的思想体系中虽有不少容纳了神的位置,但多数哲学家并不将其论证的哲学核心概念与神等同。

  第二,古印度的神崇拜现象是贯穿于整个印度主要发展历史中的。而古欧洲的神的崇拜现象影响较大主要是在中世纪。中世纪之前和之后的欧洲神观念的影响还是有限。古希腊的哲学和文艺复兴后的欧洲哲学与神学的关系没有古印度哲学与神学结合的那样紧密。

  第三,古印度的神的崇拜现象中的主神最后主要是三个主神占据主导地位。即毗湿奴神、湿婆神和梵天神。这三大主神在印度的不同区域影响有差别,但在总体上说,印度的主神崇拜不是单一的神主导整个国家的神的崇拜。而欧洲的神的崇拜发展到后来,占主导地位的是一神教,主要崇拜一个上帝。这与印度有一定差别。

  总体上说,古印度和古欧洲的神观念有其共同点,这反映了人类思想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所普遍产生的变化,但不同区域的人们的思想文化的发展也有其自身的一些特色,这在宗教的发展上也有所体现。梳理和分析这种发展的基本线索,找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对于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促进不同文明的思想互鉴有着积极的意义。

  注释

  1A.A.Macdonell, A Vedic Reade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1, pp.5-6.

  2A.A.Macdonell, A Vedic Reader, p.127.

  3A.A.Macdonell: A Vedic Reader, pp.49-51.

  4S.Radhakrishnan and C.A.Moore, A Source Book in Indian Philosophy,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57, p.16.

  5S.Radhakrishnan and C.A.Moore, A Source Book in Indian Philosophy p.34.

  6S.Radhakrishnan and C.A.Moore, A Source Book in Indian Philosophy p.34.

  7《鹧鸪氏奥义书》2, 8. S.Radhakrishnan,The Principal Upanisads, London: George Allen & Unwin LTD, 1953, pp.550-551.

  8《梨俱吠陀》1, 154, 4.A.A.Macdonell, A Vedic Reader, p.34.

  9参考黄心川主编:《世界十大宗教》,上海:东方出版社,1988年版,第84—88页。

  10S.Radhakrishnan and C.A.Moore, A Source Book in Indian Philosophy p.401.

  11S.Radhakrishnan and C.A.Moore, A Source Book in Indian Philosophy p.230.

  12S.Radhakrishnan and C.A.Moore, A Source Book in Indian Philosophy p.499.

  13S.Radhakrishnan and C.A.Moore, A Source Book in Indian Philosophy p.500.

  14北京大学《欧洲哲学史》编写组编:《欧洲哲学史》,北京:商务印书馆,1977年版,第66页。

  15罗素:《西方哲学史》上卷,何兆武、李约瑟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第112页。

  16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编译:《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卷,1981年版,北京:商务印书馆,第29页。

  17《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卷,第29页。

  18《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卷,第30页。

  19《西方哲学史》上卷,第174—190页。

  20《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卷,第120页。

  21参考《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卷,第134页。参考《西方哲学史》上卷,第220页。

  22《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卷,第217—218页。

  23参考《西方哲学史》上卷,第383—384页。

  24参考《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卷,第219—224页。

  25《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卷,第241—242页。

  26《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卷,第261—264页。

  27参考《西方哲学史》上卷,第508—511页。

作者简介

姓名:姚卫群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