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科 >> 学派
迪特·亨利希与海德堡学派
2013年12月02日 23:3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郑辟瑞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海德堡学派”这个名称的发明权属于恩斯特·图根德哈特,谈及自身意识理论的发展时,他说:“在当前,这一传统的最先进的立场是由在海德堡的迪特·亨利希、他的学生乌尔里希·珀塔斯特和康拉德·克拉默来代表的。”

  亨利希将自身意识理论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从古希腊到近代早期的哲学史可谓自身意识理论前史,笛卡尔开始将自我确立为哲学的基本原则,费希特第一个将自我的结构问题作为哲学的核心论题。亨利希将传统的自身意识理论称为“反思理论”,因为,它主张“自我的本质是反思”,自我被理解为,一个思维主体从它所关涉的对象上转向自身,使自身成为它自己的对象。亨利希提出,费希特第一个注意到反思理论必然导致多重悖谬。首先,自身意识就是作为主体的自我返回自身,并且将自身作为自己的客体来表象,然而,如果自我不是首先已经将自身作为自我来把握,又怎么可能在反思中将主体确立为自我?其次,自我是通过回转到自身而获得对自身的认识的,自身意识就不仅是某个主体通过反思而获得的对某个客体的认识,它还包含了主体将这一客体视作是与它自己同一的,但是,这一同一性意识不可能通过中介性的自身认识来获得,毋宁说,自身认识预设了直接的自身意识,将两者等同也必然会陷入循环之中。

  亨利希认为,费希特1794年和1798年的知识学是对这两种悖谬的回应。为了和费希特1804年的知识学相对应,亨利希补充了第三个悖谬。这一悖谬来自直接的自身意识的完整性:如果我们将自身意识理解为某人对自己有所认识,既然自身意识是完整的,那么,它就必然包含了“具有自身意识的人具有关于自己是什么的原初知识”,而这一“关于自己是什么的原初知识”中重又包含了“他知道他就是那个知道自己是什么的人”,而这就形成了一种套叠式的无穷后退。亨利希指出,反思理论的悖谬源自它所依附的主客模式,自身意识被视为自身同一化,克拉默也有类似的诊断。海德堡学派的哲学史研究与对自身意识问题的回应紧密联系。海德堡学派倾向于区分自身意识与自身认识,并且主张自身意识是非中介的、非对象性的、非概念性的和非命题性的自身亲熟,亨利希本人则采取的是一种荷尔德林式的路径。

  亨利希很早就注意到,黑格尔自己奠定的“从康德到黑格尔”的“上升阶梯理论”不足以应对德国观念论的复杂状况。这一理论模式不仅没有注意到,被视为已经扬弃了的环节仍然在发展自己的理论,在受到谢林的批判的同时,费希特正在发展其晚期的“知识学”;而且,它也使得人们忽略了同一时期游离于这一主线之外的其他思想形态,基于此,亨利希提出了他的“星群研究”方法,试图借用天文学的术语在方法论上实现一种哥白尼式的革命。即不再局限于个别的人物与著作,而是展示出思想复杂的动机力场,其中不存在固定点。

  鉴于大量手稿的发现和出版,“星群研究”方法的实际操作使得亨利希注意到了荷尔德林在这一力场中占据的关键地位。荷尔德林的残篇“判断与存在”中包含了第一个绝对观念论的纲要,在这份手稿中,荷尔德林重新释义了“存在”与“判断”。判断是主体与客体的原始分离,自身意识意味着,自我与自身分离,却又无视这种分离,而是要把握到自我与自身的同一,心灵就处于原始的分离之中,需要设定主体与客体的绝对统一作为自身意识的根据,荷尔德林称这一根据为“存在”,由此,心灵便由与此根据的关系所规定。荷尔德林这份独立成就的纲要极大地影响了青年黑格尔,尽管黑格尔几乎从不提及荷尔德林。事实上,荷尔德林的思路也是亨利希本人所仰赖的一条走出费希特困境的路径,它从根本上否定了海德格尔式的对现代主体性哲学的批判,即自身意识=自身权力,恰恰相反,自身意识从一开始就与对自身的根据意识缠绕在一起。

  在主体性哲学的复兴上,哈贝马斯曾宣称,“迪特·亨利希比以前更加坚定不移地做康德之后一直还在坚持的形而上学的卫道士”,而他本人则主张一种后形而上学思想,他把亨利希的思想总结为“形而上学、对自然主义的拒绝以及回归主体性”,并逐一加以批驳。如果说,哈贝马斯与亨利希的争论着眼于宏观的哲学规定,那么,图根德哈特与亨利希的争论则更多地集中在理论的微观层面。图根德哈特以语言分析的方法消解了传统自身理论问题,代之以对“我”和“知道”的语义学分析。这场争论从1979年图根德哈特出版《自身意识与自身规定》迤逦至今,2005年图根德哈特又发文《论自身意识》,次年,亨利希借着评论图根德哈特新著《自我中心性与神秘主义》之机回应了图根德哈特的批评。这场跨世纪的争论引起诸多关注,可谓在哲学思路上的争论的一个缩影,其意义仍未得到充分的阐明。

  亨利希和哈贝马斯、图根德哈特都属于哈贝马斯所谓的“幸亏晚生”的一代,他们从对海德格尔的批判开始自己的哲学历程,在现代性的事业上有着共同的旨趣,而其差异又显示出了现代性的丰富性。如何回应哈贝马斯的质疑:“随着范式的变换,费希特的起点问题会变得毫无意义”,或许是我们关注亨利希及其海德堡学派的题中之义。(作者单位:南开大学哲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