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学术动态
文明之间是平等的,文明的延续经受“挑战-应战”模式 郭小凌:重读汤因比,感受智人遗产
2016年11月04日 08:49 来源:文汇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会副理事长、首都博物馆馆长郭小凌主讲《我们今天为什么还要阅读汤因比》

关键词:文明;文汇讲堂;历史研究;哲学家;欧洲

作者简介:

   编者按:

  10月23日,文汇报社与上海人民出版社联合举办第105期文汇讲堂。中国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会副理事长、首都博物馆馆长郭小凌主讲《我们今天为什么还要阅读汤因比》。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外现代化进程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宏图与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人文学院院长陈恒担任对话嘉宾。

   嘉宾主讲

  阿德诺·汤因比出生于1889年,41年前离世。他一生非常入世,在牛津大学执教时,一战爆发,他去英国情报部门工作;后回到伦敦大学,1925年,希腊和土耳其战争爆发,他去 《曼彻斯特报》 当战地记者;战争结束后,他回到英国政治经济学院执教直到1955年退休。他著作等身,共撰写了约80本专著,足见其效率之高,勤奋之深。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阅读20世纪的汤因比著作呢?

  汤因比的历史定位

  汤因比是历史家和历史哲学家。但有意思的是,他既不被多数历史家认同,又不大受哲学家待见,有些两头不讨好。

  历史学家不承认他,因为他不注重实证方法

  在西方史学史和思想史中,汤因比的定位是:著名历史家和杰出的思辨型历史哲学家。

  在专业史学界,不少人不承认汤因比的贡献。尽管汤因比受过牛津大学专业史学训练并留校执教,但他的治学套路和专业史学不同。专业史学讲究实证和可信证据的研究,“有一分史料说一分话,有九分史料不说十分话”。从这个意义上说,傅斯年曾说“史学就是史料学”并非没有道理。汤因比的著作却大量引用未经考证的史料,较少注明出处。尤其是大量使用文学材料加以类比,如在 《历史研究》中不时借用《圣经》传说,反复引用歌德的长诗《浮士德》的故事情节,采纳中国传统的阴阳学说等来说明挑战与应战的基本论点。这种业余的做法无异于回到了前专业史学阶段———中外史家都不能容忍历史空白的存在,努力用文学想象和虚构去填补。例如古希腊最为求真求实的史学家修希底德,以一人之力撰写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起源与过程。他坦承,约占全书四分之一的演说辞是他无法在场而推理虚构的。中国最好的史学家司马迁撰写《史记》,也不乏文学虚构的内容。因此,汤因比同时代的专业史家认为他在史料运用上是粗疏与荒唐的,倒退回了业余史学的水平。正因如此,他的一些史学代表作从来不被列入专业史学学科的必要参考书目。

  汤因比对此有自己的解释。他说治史需同时运用历史、科学和虚构三种方法。历史方法注重事实,科学方法注重法则,虚构方法则是艺术再加工。当史料繁多难以数计时,也可以用虚构的艺术手法,运用直觉和灵感来加工材料。视虚构合法当然是历史学的大忌,为专业史学所不容。

  哲学家也很少承认他,认为更多是玄学

  在哲学界,很少提汤因比。在哲学界看来,他的论述抽象思维的高度不够,带有玄学色彩,未得哲学要领。

  历史哲学在哲学学科中属于边缘方向,哲学的注意力集中在形而上学、认识论、伦理学、美学、政治哲学、逻辑学、科学哲学等分支学科上,交叉或跨两个大学科做历史哲学研究,难度太大,绝大多数哲学家或历史家力不能及。所以能够并且敢于从事历史哲学研究并提出一整套解释体系的只能是很少量的大哲,而他们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之外,其实也是错误百出。

  最后一位富有成果的思辨历史哲学家

  但汤因比有他的优势:他对历史的了解远胜哲学家们,他分析与概括的能力又超出大多数的专业史家。所以,我觉得他在两个学科的结合地带是具有出众能力的人,对于文明历史的论述非常系统和雄辩,比历史家更哲学,比哲学家更历史。更不用说他的12大卷原作,仅仅他那部缩编本的时空范围、论题规模和内在理路就可证明。所以,在我看来,他是最后一位富有成果的思辨的历史哲学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