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读书笔会
了解历史,才能想象一个不同的未来
2017年04月21日 09:46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王一 字号

内容摘要:解放书单:2012年,一部《人类简史》成为了人类学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书,使您闻名世界。今年,您的新作《未来简史》正式出版,有人说, 《未来简史》正是《人类简史》的延续,您同意吗?

关键词:简史;赫拉利;书单;解放;人工智能

作者简介:

  《未来简史:从智人到智神》

  [以色列]尤瓦尔·赫拉利 著

  林俊宏 译

  中信出版集团

  以色列历史学家、《未来简史》作者 尤瓦尔·赫拉利

  解放书单:2012年,一部《人类简史》成为了人类学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书,使您闻名世界。今年,您的新作《未来简史》正式出版,有人说,《未来简史》正是《人类简史》的延续,您同意吗?

  尤瓦尔·赫拉利:完成《人类简史》之后,经常有人问我:这本书讲述的都是过去,它能对未来有什么启示?于是,在我的谈话和写作中,越来越多地涉及到关于人类的未来的话题,直到这些材料足够我写出一本新书,也就是《未来简史》。

  《未来简史》预测的是21世纪人类社会将要发生的变革,聚焦于科技、政治、社会、宗教的交互作用。比如说,当大数据比我们更了解自己的意愿和观点时,会对政治产生怎样的冲击?当人工智能在越来越多的工作中胜过人类,就业市场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如何面对基因工程,以及我们有多大可能性会生产出“超人”并战胜衰老和死亡?

  解放书单:您为何如此关注关于人类、关于未来的大话题?

  尤瓦尔·赫拉利:我一直关注关于人类历史的大问题,例如为什么人类会遭受痛苦,社会应该如何发展、历史是否有规律等等。当我进入美国的大学,我觉得大学应该是帮助人们尝试回答这些问题的地方,但我失望了,大学的专业性鼓励我关注特定领域、略显“狭窄”的问题,也给我留下了这样一个印象——在科学研究中,我们是没办法接近大问题的。

  所以,我只能开始专注于我的专业——中世纪军事史,仅仅把探索大问题作为一种爱好。好在我的导师、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本杰明教授一直鼓励我去思考,还发起了一项宏观历史的研究,拓宽我的视野。就这样,我才开始了《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的创作。

  很多人问我写作的目标,其实我是为了了解历史的深层规律,了解为什么世间万物是现在的样子。我想知道,人类是如何征服世界的,为什么我们追求金钱,为什么权力往往不能转变为幸福。

  解放书单:您的专业是历史学,却完成了一本《未来简史》,这其中有矛盾吗?

  尤瓦尔·赫拉利:我学习历史的目的不仅仅是了解过去,而是想通过历史来透视未来。历史不仅造就了我们如今的政治、经济、科技,还塑造了我们的思想、精神和梦想。了解历史能够塑造我们的世界观,让你能感受到当下的问题,这样才能看到未来。

  其实很多人设想未来的时候,都是从历史进入的,比如说马克思撰写《共产主义宣言》,呼吁工人阶级反抗,他就是从重现工人阶级的历史开始写的,还讲到历史上精英阶层是如何压迫工人阶级的。与之类似的是,倡导男女平等的呼吁也是从描绘女性受到压迫的历史开始,而不是直接解释女性当今的社会地位的。你了解历史,才能想象出一个不同的未来。

  解放书单:您关于科技与人类未来的预言让人们大为震惊。而您在书的末尾也提到,机器会有强大的功能/智能,却不可能产生意识——这或许是人类“唯一”的机会。如何确保科技一直服务于人类,而不会反客为主?

  尤瓦尔·赫拉利:问题的关键是让技术为我们服务,而不是我们为它服务。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一方面,我们需要建立真正的全球认同。我们所有的主要问题都是全球性的,为了成功应对这些挑战,我们需要全球合作。另一方面,我们还需要保护我们的本土社群。数十万年来,人类已经适应生活在不超过几十人的小型亲密社群中。即使在今天,大多数人不可能真正熟悉超过150个人,无论他们吹嘘在网络上有多少个好友。只有在为本土社群留出空间并提供支持时,全球认同才能发挥作用。

  此外,我们需要重新接近我们的身体。技术使我们远离我们的身体。我们失去了关注我们的嗅觉、触觉和味觉的能力,不要只沉迷于智能手机和电脑中。最后,我们还需要更好地理解我们的思想,因为它是我们所有愿望以及所有问题的深刻根源。近几十年来,我们在理解人类大脑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但是我们在理解思想方面的进展却很小。

  解放书单:您在《未来简史》用大量的篇幅阐释了未来科技的发展,近些年,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人类在享受科学福祉的同时,也开始遭遇来自科学的远虑与近忧。科技既有可能造福人类,也有可能摧毁人类的生存与社会秩序。

  尤瓦尔·赫拉利:这点非常重要,我认为这时就要发挥道德的力量。我们有越来越多的能力,就更应该知道如何使用。我们的选择能决定人类的未来,就需要加上道德上的约束,研究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了解各种算法,但他们不一定了解他们所创造的发明中隐含着怎样的伦理问题,这个问题急需我们现在重视,并为科学家补上这一课。

  这可以说是人类今天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它远比全球经济危机、中东战争或欧洲的难民危机更为重要。人类或者说生命的未来,取决于我们选择如何面对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的崛起。

  (采写 本报记者 王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