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罗尔斯、拉康与马克思的正义观之辨与中国道路
2017年12月06日 09:04 来源:福建论坛 (人文社会科学版) 作者:李西祥 字号

内容摘要:那么,在当下中国的理论语境与现实语境中,我们应该如何探讨正义问题,换言之,哪一种正义观才是值得我们秉持、遵守和倡导的呢?不言而喻,我们选择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正义观,或者说,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基础的正义观。二、超越分配正义:拉康-齐泽克之激进的驱力正义拉康的精神分析理论很少谈及正义问题,但这并不是说拉康就不关心正义问题,而是说,拉康精神分析对正义问题的关注采取了完全不同的路径。三、马克思:无产阶级之共产主义的革命正义马克思有没有正义思想?有没有一种马克思的正义理论?确实,如果仅仅从浅层,从字面意义上看,马克思很少谈及道德、正义这些问题,而更多的是在谈论历史、革命、实践、社会这些更为宏大的政治命题。

关键词:罗尔斯;选择;拉康;马克思;共产主义;正义观;革命;伦理;理解;宣言

作者简介:

  正义概念问题在某种意义上是有关一种哲学理论的最终价值旨归的元问题。不同的哲学虽然出发点不同, 路径各异, 但都不可避免地会涉及正义问题。那么, 在当下中国的理论语境与现实语境中, 我们应该如何探讨正义问题, 换言之, 哪一种正义观才是值得我们秉持、遵守和倡导的呢?不言而喻, 我们选择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正义观, 或者说,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基础的正义观。然而, 我们又如何来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正义观?我们试图通过罗尔斯与拉康的正义观与马克思主义正义观之间的比较, 来廓清这个基本且本质重要的问题。

  一、罗尔斯:原初立场与无知之幕下的分配正义

  罗尔斯是二十世纪具有重要国际影响的哲学家, 在我国学术界享有非常高的知名度, 其《正义论》引入我国学界后, 一直受到研究者的重视。可以说, 在我国学者的正义问题研究中, 很大程度上受到罗尔斯的正义理论影响甚或规制。与我们对罗尔斯正义理论的理解联系最为紧密的是罗尔斯本人所提出的两个相互关联的重要概念, 即原初立场 (original position) 和无知之幕 (veil of ignorance) 。

  原初立场并非历史上任何一种实际存在过的状态, 而是一种假定的状态, 即人们处于完全自由、平等的立场上。那么这种原初立场如何得到?罗尔斯提出, 作为这种原初立场的基础的另一个重要概念即无知之幕, 其大意是说, 假定让人们退回到一无所知的幕布之后, 也就是说, 去除人们对自己现在所具有的任何地位、利益、财富、能力、宗教和哲学差异等等, 还原为一个纯粹的人, 或者说把人还原为一个单子式的个人, 就像还原为一袋单个的装在一个口袋里的土豆那样的单子式个人。这个个人仍然是有思想的, 有理性的, 但他对别人一无所知, 对自己在社会安排中的地位一无所知, 对自己在与他人的关系中是否能够占据优势还是劣势一无所知, 如此一来, 他们就可以进行理性地探讨如何在未来的社会中制定一个合理的契约以保证自己不受侵害, 即保证以公平为基础的正义。

  什么是以公平为基础的正义?罗尔斯为此提出了两个正义的原则, 即自由平等原则和差异原则。前者的意思是说, 人们在社会中具有各方面的平等权利, 如政治权利自由平等、经济权利自由平等等等, 后者的意思是说, 人们应该接受在社会中处于不同位置上的人所应该得到的利益具有可容忍的、可接受的差异。也许用我们的话说是这样的, 人们应该被给予相同的政治经济起跑线, 在这一点上是公平的;而再终点上, 即在分配原则上, 根据不同的位置具有不同的分配的数量, 也有一个可以被接受的限度。例如, 科学家和一般环卫工的差异在多大是可以接受的, 只要在这个范围内, 也是公平的。罗尔斯还补充说, 自由平等原则相对于差异原则具有优先性, 即不可以以差异原则来牺牲自由平等的原则。罗尔斯认为, 做到以上的原则, 就可以建构一个以公平正义为基础的制度。罗尔斯的正义论主要是公平正义, 也就是说, 在人们排除了自己的个别利益的情况下, 制定出一个能够严格保证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使弱者受到过度伤害, 也不使强者占据过度资源的一种平衡政策, 其主要思考的是经济利益的分配, 所以罗尔斯的正义也是一种分配正义。正如罗尔斯本人所言, 所谓无知之幕和原初状态并不是他本人的首创, 至少在康德那里就存在着这个意思了。从罗尔斯采取的方法看, 这种无知之幕和原初立场的假设与康德式的清空和胡塞尔式的现象学还原类似。

  罗尔斯在《正义论》中的这种假设情境的描述, 是某种思想实验, 在现实生活中, 这种原初状态、原初立场是不存在的, 任何一个人都处于不同的位置, 处于不同的社会情境之中, 因而有着不同的选择, 在制定社会规则时, 各个群体的代表只能站在自己的群体立场上, 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和伤害最小化。这是实际上资本主义国家在制定一些制度时所考虑的。因此, 罗尔斯的正义论尽管精致巧妙, 似乎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但仍然存在许多问题。首先, 它没有考虑到人性的高度复杂性。它对人的设定是理性人, 而非理性被排除了。但事实上, 人远非理性人, 即使你把它还原为单子式的, 也不一定就是理性人。其次, 它的基本设定可能是人性的善。它只是考虑到了人们的趋利避害一面, 而很少考虑到人们的宁死而不屈, 或者损己而利人这些极端的状况。再次, 它没有考虑到社会的复杂变化。一个原始社会的人具有一种视野, 一个当代社会的人则具有另一种视野, 而即使生活在同一个社会中的人, 面对社会的复杂状况, 其反应也会多种多样。所以, 罗尔斯的正义概念并不是无懈可击。罗尔斯的分配正义是以自由资本主义为社会基础的一种谋划, 可以说是一种现代性的谋划。因此, 在现代性的谋划领域的内部, 罗尔斯的正义理论和哈贝马斯的现代性谋划具有某些共性, 因而与哈贝马斯之间有过一些温和的商榷。就罗尔斯和哈贝马斯而言, 二者的区别实际上也是显而易见的。罗尔斯的无知之幕和原初状态设定, 包含了一种退回、悬置、还原的方法, 而哈贝马斯的理论是商谈民主、自由交往, 在这种自由的主体间性交往中, 逐渐获得一种公平正义。二者的目标是相同的, 但路径却不相同。参照哈贝马斯, 我们可以对罗尔斯提出的质疑是, 难道一种越来越透明的社会规则、社会交往, 不恰恰是走向正义的途径吗, 这难道不恰恰与无知之幕的想象相反吗?

  基于拉康的精神分析理论视角, 我们还可以觉察到, 罗尔斯的这种温和的公平正义理论, 似乎总是缺少了什么, 有什么东西是罗尔斯没有虑及而极为重要的东西。下面我们通过齐泽克对罗尔斯正义理论的一次直接批评来探讨这个问题。

  二、超越分配正义:拉康-齐泽克之激进的驱力正义

  拉康的精神分析理论很少谈及正义问题, 但这并不是说拉康就不关心正义问题, 而是说, 拉康精神分析对正义问题的关注采取了完全不同的路径。在这里, 我们通过齐泽克对罗尔斯的批评, 管窥拉康的正义观, 并比较拉康的正义与罗尔斯正义观的一些基本差异。

  在齐泽克看来, 罗尔斯的正义论的无知之幕和原初状态, 对应于精神分析中的“超越快乐原则”和“超越现实原则”。在日常生活中, 我们都是遵循快乐原则, 遵循现实原则的, 也就是说, 我们在自己的位置上思考问题, 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快乐最大化, 趋利避害。而无知之幕和“超越快乐原则”“超越现实原则”一样, 主体被抽取了其思考问题的位置, 被抽象化了。也就是说, 罗尔斯正义论中的人恰恰就是拉康的“$”———被划杠的主体, 被阉割的, 去除了丰富的各种病态现实考虑的主体, 被还原为符号虚构的主体。这是所谓的“自我-理想”主体, 即符号化认同所构建的主体。这里的意思是说, 罗尔斯正义论中的那种主体设定, 相当于拉康精神分析中的符号秩序中的主体设定, 主体在这个位置上, 做出自己如何选择一种社会良品 (goods) 的考量, 因而罗尔斯的正义最终是分配正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