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姚元军:巴黎公社与列宁社会主义政权观的形成
2017年10月12日 09:17 来源:《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 作者:姚元军 字号

内容摘要:列宁在不同时期结合马克思恩格斯对巴黎公社的解读,反复研究巴黎公社的基本经验和历史教训,从而深化了其对无产阶级政权本质的认识,坚定了关于用暴力夺取无产阶级政权的信念,并为其创制无产阶级政权提供了有益借鉴。一、巴黎公社深化了列宁对无产阶级政权本质的认识列宁是忠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者和无产阶级革命家。二、巴黎公社坚定了列宁关于用暴力夺取无产阶级政权的信念在关于究竟是以和平的方式还是暴力的方式夺取政权的问题上,列宁一直在与各种考茨基派(和平社会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社会爱国主义者)作斗争。”⑧因此,基于无产阶级的斗争利益,不放弃以和平方式取得政权,但同时毫不犹豫地随时准备以武力来暴力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取得无产阶级政权成了列宁领导俄国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的基本指导方针。

关键词:政权;列宁;公社;革命;俄国;人民出版社;无产阶级专政;国家机器;代议制;全集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姚元军,中共湖南省委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讲师。长沙 410006

  内容提要:巴黎公社革命对列宁社会主义政权观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列宁结合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对巴黎公社的解读并通过反复研究巴黎公社的基本经验和历史教训,从而深化了对无产阶级政权本质的认识,坚定了用暴力夺取无产阶级政权的信念,并为其创制无产阶级政权提供了有益借鉴。列宁学习、运用巴黎公社的基本经验和历史教训所坚持的基本方法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

  关 键 词:巴黎公社/列宁社会主义/政权观

 

  巴黎公社作为人类历史创立的第一个工人政府社会主义政权,尽管只存在了短暂的72天就遭到了失败,但其留给人类社会的宝贵财富和其历史功绩是不可磨灭的。马克思恩格斯不仅在第一时间给予了公社极大的关注和鼓励,还透过现象科学分析了这一事件发生的历史过程及其实质,并高度评价了公社这一伟大创举的历史意义,从而完善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理论。列宁在不同时期结合马克思恩格斯对巴黎公社的解读,反复研究巴黎公社的基本经验和历史教训,从而深化了其对无产阶级政权本质的认识,坚定了关于用暴力夺取无产阶级政权的信念,并为其创制无产阶级政权提供了有益借鉴。

  一、巴黎公社深化了列宁对无产阶级政权本质的认识

  列宁是忠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者和无产阶级革命家。根据具体的革命活动在实践中坚持和不断发展马克思主义是列宁一生最真实的写照。列宁对社会主义政权本质的认识经历了一个不断深化和丰富的历史过程。二月革命爆发以后,在俄国出现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和工农代表苏维埃两个政权并存这种特殊且复杂的局面下,如何认清资产阶级国家政权的实质,阐明无产阶级政权与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根本区别所在,是这一时期马克思主义与各种修正主义、无政府主义两大阵营以及布尔什维克与孟什维克两大派别斗争的焦点问题。

  二月革命之后存在的三种基本政治力量,分别是代表农奴、地主利益的沙皇君主专制;代表俄国资产阶级和地主的以及小资产阶级利益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以及代表整个无产阶级和全体贫苦居民群众的工人代表苏维埃。对于以上几种政治力量,究竟应该怎样去认识和把握既是一个重大理论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实践问题。列宁从巴黎公社的历史实践和基本经验出发,深刻地分析和批判各种反动的政治力量,揭露了资本主义政权的本质。列宁通过分析指出,俄国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恰恰反映的就是资本主义化的地主和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这种力量在经济上早已经统治了俄国,并且经过几次反革命时期的充分发展之后,“已经在政治上非常迅速地组织起来,已经把地方自治机关、国民教育机关、各种各样的代表大会、杜马、军事工业委员会等等抓在自己的手里。”“获得了所谓‘联合的’、‘民族的’(即适合进行帝国主义大厮杀和愚弄人民的)、‘议会制的’政府形式。”①列宁认为资产阶级国家政权始终是资产阶级利益的代表者,不论是从立宪君主制还是到最民主的共和国,其形式各异,但其本质都是相同的,“因为它的政权机关如警察、军队、官僚(官吏)是脱离人民并且是同人民对立的。一切资产阶级革命只不过完善了这个国家机器,只不过把它从这个党的手中交到另一个党的手中。”②随着社会阶级矛盾的逐步发展,每一次阶级斗争的结果都使这种政权的压迫性质表现得越来越突出,资本主义政权日益成为资本统治劳动,有产阶级剥削、奴役无产阶级人民群众的政治工具。

  列宁认为,认识到资产阶级政权的剥削、压迫性质,并不意味着不要任何国家和政权,这也是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同无政府主义者的区别所在。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主张革命地利用革命的国家形式为实现社会主义而斗争,无政府主义者则加以反对。”③那么,我们究竟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政权呢?列宁对此有清晰的思路和看法,认为“这个政权和1871年的巴黎公社是同一类型的政权,其基本标志是:(1)权力来源不是议会预先讨论和通过的法律,而是来自下面地方上人民群众的直接的创举,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直接的‘夺取’;(2)用全民的直接武装代替脱离人民的、同人民对立的机构即警察和军队;在这种政权下,国家的秩序由武装的工农自己,即武装的人民自己来维持;(3)官吏、官僚,或者也由人民自己的直接政权取代,或者至少要接受特别的监督,变成不仅由人民选举产生、而且一经人民要求即可撤换的官吏,处于普通的受委托者的地位;他们从占有能领取资产阶级高薪的‘肥缺’的特权阶层,变为特殊‘兵种’的工人,其报酬不超过熟练工人的一般工资。巴黎公社这一特殊的国家类型的实质就在于此,而且仅仅在于此。”④这种新的政权类型与以往各种旧类型的国家政权的根本区别在于,以往的政权都是保护和利用整个旧的国家机器并使之加以完善,而公社和工兵农代表苏维埃这种新类型的政权则是主张打碎并铲除这种旧的国家机器;以往的资产阶级政权极力压制人民群众自主的政治生活,试图将普通人民群众排除在民主政治生活之外,而新政权的本质则是在于发展人民民主事业,保障人民群众参与国家政治生活,成为社会主人。这种政权是武装和组织起来的工人群众直接掌握的政权。正因为如此,列宁总结到,“工兵代表苏维埃再现了巴黎公社所创造的那种国家类型,马克思曾把这种国家类型叫作‘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⑤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