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张乐 都超飞:生态危机的根源及其消解之道
2017年08月10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乐 都超飞 字号

内容摘要:资本逻辑作为生态危机之渊薮是人类社会实践活动的必然历史结果,它至少包含以下两个具体性问题亟待回答:一是资本主义何以可能造成生态危机,即资本逻辑的逆生态性,以及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的生态重建何以不可能.再次,以人的什么为本?这不仅要以满足人的真实需求为本,更须从生产劳动维度诠释生态财富的永续创造,回应生态伦理学和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对生态保护/经济发展二者关系的割裂与误读,实现自然繁衍生息(创造绿色财富)和民众生活质量的持续改善(共享绿色福利).我们有理由相信,从“中国特色”和“社会主义”两方面阐述消解资本逻辑逆生态性及构建中国特色生态文明的可能路向,找寻生态文明建设的动力注入(经济稳定增长)→质量维系(生态有序保护)→公平实现(社会永续发展)的实施进路,不仅能实现环境质量总体改善的美丽中国梦.

关键词:资本逻辑;文明建设;生态文明;生态环境;生态危机;绿色发展;考察;架构;环境治理;逆生态性

作者简介:

 

   当今,资本逻辑作为生态环境危机的成因已然是学界共识,包括气候变暖在内的一系列重大环境灾变皆源自资本逻辑统摄的全球经济关系和权力架构。然而,简单重复资本逻辑的异化作用并不能对当下的生态环境危机的事实构成任何有实践性意义的努力。资本逻辑作为生态危机之渊薮是人类社会实践活动的必然历史结果,它至少包含以下两个具体性问题亟待回答:一是资本主义何以可能造成生态危机,即资本逻辑的逆生态性,以及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的生态重建何以不可能;二是社会主义的生态文明建设究竟何以成为可能,即摆脱资本主义国家环境治理的路径依赖,实现“红”“绿”联姻的可能。

 

  对于第一个问题,对资本做一般性的描述并不能抵至“事物根本”,故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对资本进行发生学考察和现象学揭橥才是本质重要的一步,对资本进行的发生学考察其实是对资本的时空性考察,而对资本的现象学的考察则是对资本的逻辑考察。就哲学层面来说,马克思对资本的研究形成了其经由“经济权力”到“生产关系”再及“主体力量”终至“普照的光”这一清晰的生成路径,指出在将资本奉若圭臬的社会形态中,生产要素是资本的质料载体,社会关系是资本的形式规定,利润增殖则是资本的主旨鹄的。以此为理论基底,便可进一步指出资本逻辑的现实状况,即资本积累的逆生态性:利润挂帅的经济理性导致资本市场的急功近利和环境保护的长久理念相抵牾,利润增进的马太效应亦同良序社会的和睦共荣相背离;而物欲至上的消费理念造成交换价值与使用价值相对立、财富生产与需求实现相脱节;时空拓殖的运行逻辑更引起代谢裂缝加深与生产条件破坏、虚拟资本泛滥与空间正义阙如。故此,生态资本主义至多是一种“创造性破坏”,所推行的“绿色新政”只具备局部性或暂时性绿化的可能。唯有对市场之上法则和唯GDP政绩考核机制予以前提性批判,方可寻求资本主义生产之外的替代性逻辑。

  就第二个问题而言,社会主义的生态文明建设之所以成为可能,就在于清晰的认识到生态危机不仅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在这背后起更本源作用的是人与人的社会关系及基于此建构起来的政经制度。生态危机实则是人的生存发展危机,只有立足人的立场合理调适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关系,才有望超越资本中心主义和生态中心主义共有的二元论思维范式。“立足人的立场”也就是建设“以人为本”的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这主要关涉三个问题:首先,为什么以人为本?这不仅是针对独断的“以资为本”,更是相较于激进的“以生态为本”而言。诚如马克思所言,生态不是与人无涉的荒野,“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自然界亦是“人的无机的身体”。抵拒西方环境伦理学价值论意义上的“人学空场”,纠正资本逻辑“无视人”和生态主义“去人化”的错误倾向,才是消弭“人类中心主义”与“非人类中心主义”纷争的解决之道。其次,以什么人为本?这不仅指涉全体人类,更关注广大弱势群体。糟糕的环境并非同等地作用于所有人,那些抵御生态风险能力最弱的人——“生物学意义上的弱者”(老弱病残)以及“经济学意义上的弱者”(挣扎在贫困线的穷人)——受害最深,环境问题上强者破坏、弱者遭罪的现象已同资本市场的经济剥削勾连在了一起。秉持最少受惠者优先的原则,实现环境正义与社会正义的联姻,以及代内正义同代际正义的结合,才能对全球绿色话语架构背后隐藏的西方霸权逻辑(环境难民与生态帝国主义问题)提出挑战。再次,以人的什么为本?这不仅要以满足人的真实需求为本,更须从生产劳动维度诠释生态财富的永续创造,回应生态伦理学和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对生态保护/经济发展二者关系的割裂与误读,实现自然繁衍生息(创造绿色财富)和民众生活质量的持续改善(共享绿色福利),进而完成人与自然的协同进化,迈向物我交融的崇高境界。

  因此,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以损害美国经济为由执意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给全球气候治理带来不确定性的严峻形势下,通过贯彻以人为本的绿色发展理念去驾驭和规约资本逻辑的运作场域,保持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这二者的张力平衡,便成了无法回避的时代课题。我们有理由相信,从“中国特色”和“社会主义”两方面阐述消解资本逻辑逆生态性及构建中国特色生态文明的可能路向,找寻生态文明建设的动力注入(经济稳定增长)→质量维系(生态有序保护)→公平实现(社会永续发展)的实施进路,不仅能实现环境质量总体改善的美丽中国梦,亦能为保障全球生态安全做出应有的示范引领。诚然,资本逻辑及其超越作为生态马克思主义的核心议题,仍有待进一步拓展深化,而当立足于我国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与绿色发展的现实实践时则更显必要甚或迫切。

 

  (本文系江苏省社科基金项目“绿色发展理念在江苏的实践机制研究”(16MLC002)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江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江苏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基地研究员,博士,研究方向为生态马克思主义与绿色发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