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高晓力:中国法院承认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积极实践
2018年05月15日 16:16 来源:《法律适用》 作者:高晓力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副庭长

  编辑提示: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为服务与保障“一带一路”建设,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一系列重大举措,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国际司法协助,大力推动外国商事仲裁裁决与外国法院判决承认与执行的实践发展。在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下,全国各地相关法院依法加强和改进对外国商事仲裁裁决与外国法院判决的司法审查工作,积极促进形成互惠关系,积极倡导并逐步扩大国际司法协助范围,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本期特别策划邀请了相关领域的权威法官和知名学者就“一带一路”背景下外国仲裁裁决与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问题撰写了系列文章,对我国对外国仲裁裁决承认与执行的实践状况、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司法审查以及互惠原则的适用等问题进行了深度探讨,以飨读者。(专题链接:特别策划:“一带一路”背景下外国仲裁裁决与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

  中国法院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积极实践

  高晓力

  (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副庭长)

  【摘要】本文简要介绍了中国法院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法律依据,结合典型案例说明了中国法院对《纽约公约》第5条规定的7项得拒绝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理由的理解与适用情况,梳理了最高人民法院为在全国范围内统一解释《纽约公约》所采取的各种措施,体现了中国法院积极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支持仲裁的基本司法理念。

  【关键词】 承认和执行  外国仲裁裁决  《纽约公约》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全面推进,如何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法律服务和保障成为法律实务界热议的话题。中国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首倡国,如何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完善的司法服务和保障成为中国法院的时代命题,且责无旁贷。“一带一路”建设主要是贸易和投资领域的国际合作,“一带一路”商事主体在此过程中产生的纠纷一般会通过调解、仲裁、诉讼等多元纠纷解决方式予以化解。中国法院依据法律的规定对各种纠纷解决方式提供司法支持或协助,包括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等等。本文即就中国法院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有关情况进行相关介绍。

  一、当事人向中国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法律依据

  中国是成文法传统国家,法院、法官必须根据法律的规定行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第283条为外国仲裁裁决如何在中国得到承认和执行提供了基本法律依据。该条规定:“国外仲裁机构的裁决,需要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承认和执行的,应当由当事人直接向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者其财产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或者按照互惠原则办理。”根据该规定,实践中应当注意以下问题:

  首先,外国仲裁裁决需要在中国得到承认和执行的,应当由当事人直接向法院提出申请。其次,关于管辖的法院,从地域管辖角度,应当是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者其财产所在地的法院;从级别管辖角度看,应当是中级人民法院。两个以上法院均有管辖权的,申请人可以择其一提出申请,而没有必要向两个以上法院同时提出申请。实践中,有当事人担心被执行人一地的财产不足以满足其债权,而希望分别向被执行人多个财产所在地法院提出申请。根据国际私法理论,外国仲裁裁决一旦得到一地法院的承认,即在中国境内具有了执行力,承认该外国仲裁裁决的法院辖区内的财产不足以满足申请人债权的,该法院可以委托其他法院代为执行。因此,申请人没有必要向两个以上的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同一份外国仲裁裁决。

  再次,法院应当根据对中国生效的国际条约的规定办理,或者在没有国际条约的情况下,根据互惠原则办理。就国际条约而言,在多边条约领域,由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主导于1958年在纽约通过的《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以下简称《纽约公约》)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决定,于1987年4月22日起对中国生效。迄今为止,该公约已经有157个成员国。[1]因此,对《纽约公约》成员国的仲裁裁决,中国法院将适用《纽约公约》的规定予以承认和执行;在双边条约领域,中国已经和39个国家签署了双边民商事司法协助条约,其中36个已经生效,且普遍含有相互承认和执行仲裁裁决的内容。除与土耳其的条约之外,其余双边民商事司法协助条约关于相互承认和执行仲裁裁决均指向适用《纽约公约》的规定(当时土耳其尚未加入《纽约公约》,而此后土耳其也加入了《纽约公约》)。虽然法律规定在没有国际条约基础的情况下可以依据互惠原则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但由于《纽约公约》成员国如此广泛,至今中国法院尚无依据互惠原则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案例。当然,如果确有《纽约公约》之外的外国仲裁裁决需要在中国法院承认和执行的,完全可以依据互惠原则办理。特别是,中国法院对于互惠原则的理解正在从“事实互惠”向“推定互惠”的方向转变,[2]对互惠原则的把握更为宽松,理论上为更多的外国仲裁裁决提供了在中国法院寻求承认和执行的渠道。

  另外,《民事诉讼法》第283条表述的“外国仲裁机构的裁决”,应当理解为外国仲裁机构在外国作出的仲裁裁决。如果是临时仲裁庭在外国作出的仲裁裁决,能否得到中国法院的承认和执行?答案是肯定的,因为《纽约公约》为此提供了法律依据。根据《纽约公约》第1条第2款的规定,《纽约公约》下的“仲裁裁决”,“不仅指专案选派之仲裁员所作裁决,亦指当事人提请仲裁之常设仲裁机关所作裁决”。据此,外国临时仲裁裁决可以根据《纽约公约》的规定在中国法院得到承认和执行。事实上,曾经有案件当事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83条的字面表述认为,人民法院受理当事人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临时仲裁裁决案件缺乏法律依据。[3]为此,法释〔2015〕5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545条规定:“对临时仲裁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作出的仲裁裁决,一方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的,人民法院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83条规定处理。”

  如果是外国仲裁机构在中国境内作出的仲裁裁决,是否适用《民事诉讼法》第283条的规定呢?如果适用该条规定,根据该条规定指引至《纽约公约》,而由于外国仲裁机构在中国境内作出的仲裁裁决并非是在“另一缔约国领土内”作出的仲裁裁决,显然无法适用《纽约公约》的规定予以承认和执行。该问题在“德国旭普林公司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国际商会仲裁院在上海作出的仲裁裁决案”中已被提出,但最高人民法院当时并未就该问题明确司法态度。事实上,这是由于中国国内法上对仲裁裁决国籍的认定标准不明确,且立法上突出强调“仲裁机构”,而与国际条约和国际仲裁实践中主要依“仲裁地”作为认定仲裁裁决国籍的标准不一致造成的。对此,我个人倾向于在司法实践中依据“仲裁地标准”认定仲裁裁决的国籍,即在个案中可以认为外国仲裁机构在中国境内作出的仲裁裁决不是外国仲裁裁决,而是中国的涉外仲裁裁决,进而避免上述适用法律的矛盾。(相关链接:高晓力:司法应依仲裁地而非仲裁机构所在地确定仲裁裁决籍属)[4]理由不再赘述。

  此外,根据中国加入《纽约公约》时依公约第1条第3款的规定作出的“商事保留”声明,中国仅对按照中国法律属于契约性和非契约性商事法律关系所引起的争议适用该公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我国加入的〈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的通知》第2条的规定,所谓“契约性和非契约性商事法律关系”,具体是指由于合同、侵权或者根据有关法律规定而产生的经济上的权利义务关系,例如货物买卖、财产租赁、工程承包、加工承揽、技术转让、合资经营、合作经营、勘探开发自然资源、保险、信贷、劳务、代理、咨询服务和海上、民用航空、铁路、公路的客货运输以及产品责任、环境污染、海上事故和所有权争议等,但不包括外国投资者与东道国政府之间的争端。因此,外国仲裁机构或者临时仲裁庭在中国领域外就东道国与投资者之间的投资争端作出的仲裁裁决,尚不能适用《纽约公约》的规定在中国法院寻求承认和执行。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已经成为对外投资大国,中国签订的新一代双边投资保护协定中普遍有仲裁条款,且约定了1965年《解决国家和他国国民之间投资争端公约》下设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ICSID)之外的仲裁解决方式,[5]由此产生的仲裁裁决如果未获自动履行,如何通过内国法院解决其承认和执行问题,值得深入研究。

作者简介

姓名:高晓力 工作单位:最高人民法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