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戴孟勇:民法典中优先购买权制度的体系设计
2018年01月12日 10:26 来源:《华东政法大学学报》 作者:戴孟勇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

  我国现行法规定了10类法定优先购买权,实践中还有大量的政策型优先购买权和约定优先购买权。由于现行法缺乏关于优先购买权的一般性规定,导致不仅各类法定优先购买权欠缺应有的法律规范,政策型优先购买权和约定优先购买权也长期处于无法可依的状态。因此,应当利用我国编纂民法典的机会,通盘考虑和设计优先购买权制度。关于优先购买权制度在民法典中的体系设计,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的民法典存在五种不同的立法模式。我国未来民法典应当参考德国、匈牙利的民法典的做法,在民法典分则编买卖合同一章的特种买卖一节中规定约定优先购买权的一般规则,并明确法定优先购买权原则上应适用关于约定优先购买权的规定。

  关 键 词:

  优先购买权/法定优先购买权/政策型优先购买权/约定优先购买权/民法典

  标题注释:

  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法学方法论与中国民商法研究”(项目号13AZD065)、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民法典制定中优先购买权制度的体系性建构研究”(项目号16BFX096)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优先购买权(也称先买权)作为现代民法中的一项重要制度,为多数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的民法典所承认。我国现行法律、行政法规、司法解释乃至政府文件等也规定了诸多类型的优先购买权。在当前我国编纂民法典的过程中,无疑要对优先购买权制度加以规定。问题是,我国未来民法典应当如何体系性地设计优先购买权制度,目前学界讨论得不多。笔者拟就此谈谈自己的看法,以期对民法典的编纂有所助益。

  一、我国优先购买权制度的现状分析

  目前,我国实践中存在着种类繁多的优先购买权。根据优先购买权的来源不同,可将其区分为法定优先购买权、政策型优先购买权和约定优先购买权三个类型。

  (一)法定优先购买权

  所谓法定优先购买权,通常是指法律明文规定的具体法律关系中的优先购买权,在我国则是指我国现行法律和行政法规明文规定的具体法律关系中的优先购买权。不同类型的法定优先购买权,其权利客体、成立条件、法律效力及制度价值等方面通常存在区别。

  我国目前共有10类法定优先购买权,具体包括:(1)按份共有人对其他按份共有人的共有份额的优先购买权(《物权法》第101条,《民法通则》第78条第3款,《合同法》第340条第1款)。(2)房屋承租人对租赁房屋的优先购买权(《合同法》第230条)。(3)职务技术成果完成人对单位拥有的职务技术成果的优先购买权(《合同法》第326条第1款)。(4)委托开发合同中的委托人对研究开发人的专利申请权的优先购买权(《合同法》第339条第2款)。(5)合伙企业的合伙人对其他合伙人的财产份额的优先购买权(《合伙企业法》第23条、第42条第2款、第74条第2款)。(6)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对其他股东的股权的优先购买权(《公司法》第71条第3款、第72条,《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20条第2款)。(7)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对其他成员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优先购买权(《农村土地承包法》第33条第5项)。(8)市县人民政府对国有土地使用权的优先购买权(《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26条)。(9)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对珍贵文物的优先购买权(《文物保护法》第58条)。(10)中国的企业或者其他经济组织对外资企业清算处理财产的优先购买权(《外资企业法实施细则》第78条)。

  (二)政策型优先购买权

  所谓政策型优先购买权,是指由国务院的文件、国务院各部委的部门规章及文件、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及文件、地方性法规和规章等为贯彻特定的政策目标而创设的优先购买权。不同类型的政策型优先购买权,其权利客体、成立条件、制度价值等方面往往也不相同。

  我国目前主要有以下10类12种政策型优先购买权:(1)住房制度改革中原住户对单位出售的公有旧住房的优先购买权。①(2)住房制度改革中原产权单位对职工出售其所购买的公有住房的优先购买权。②(3)市县人民政府对购房人转让的经济适用住房或保障性住房的优先购买权。③(4)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处置资产时有关单位对被处置资产的优先购买权,包括以下三类:①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转让不良债权时,地方人民政府等单位享有的优先购买权。④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重组与处置资产时,企业其他投资者享有的优先购买权。⑤③国有企业债转股过程中原企业对被转让股权的优先购买权。⑥(5)上市公司对国有股东转让其培育成熟的业务的优先购买权。⑦(6)有关人民政府或其派出机构对国有土地使用权的优先购买权。⑧(7)矿产资源勘查中合作方对对方的投资权益、合作勘察成果的优先购买权。⑨(8)国家对非国有不可移动文物和文物商店销售的珍贵文物的优先购买权。⑩(9)原共同共有人对其他原共同共有人分得财产的优先购买权。(11)(10)联营各方对联营体在联营期间购置的不能分割的房屋、设备等固定资产的优先购买权。(12)

  (三)约定优先购买权

  所谓约定优先购买权,是指当事人在法定优先购买权和政策型优先购买权之外,通过法律行为自由创设的优先购买权。根据意思自治原则可知,当事人通过遗嘱、合同等法律行为设立优先购买权的,如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及公序良俗,自应承认其效力。

  我国现行法虽未明确规定约定优先购买权,但相关法律、司法解释和地方性法规并不排斥当事人通过约定设立优先购买权。例如,从《合伙企业法》第23条和《公司法》第71条第4款的规定看,当事人如通过合伙协议或公司章程为第三人设立优先购买权,当无不可。又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下称《物权法解释(一)》)第9条和第13条但书承认,按份共有人之间可以约定:在共有份额因继承、遗赠等原因而移转时或者在按份共有人之间转让共有份额时,按份共有人仍享有优先购买权。这种优先购买权就属于约定优先购买权。(13)《广州市中新广州知识城条例》(2012年)第22条第1款第4项第2句关于“以协议出让方式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其地上建筑物使用权的,应当在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中约定限制转让的条件以及依法转让时知识城管委会的优先购买权”的规定,则采用在合同中约定优先购买权的方式,来帮助政府实现其控制此类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流向的政策目标。在司法实践中,也不乏涉及约定优先购买权纠纷的案件。(14)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