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周江洪:委托合同任意解除的损害赔偿
2017年11月13日 14:02 来源:《法学研究》(京)2017年第20173期 作者:周江洪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

  委托合同任意解除的损害赔偿问题,学界和实务界多围绕履行利益、信赖利益、直接损失等概念展开分析,争议不断。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制度目的,因委托的有偿与否、任意解除权发动主体的不同而不同,在损害赔偿范围的考量上亦应注意到此等差异。委托人任意解除时,受托人就事务处理存有自身利益的,无论有偿与否,此等利益的损失应纳入合同法第410条意义上的损失的范围。委托人任意解除有偿委托的,可归入因可归责于债权人事由的履行不能,受托人可依风险负担规则请求将来报酬并作相应扣减,此等报酬并非合同法第410条意义上的损失。受托人任意解除无偿委托,可参照赠与人任意撤销赠与时的处理,赔偿委托人受损的信赖利益。受托人任意解除有偿委托的,受托人并不承担拒绝履行的违约责任,应区分是否得以采取替代措施,分别承担因解除而增加的费用的赔偿或者是因解除而无法继续该事务处理所引起的损害赔偿责任。在需要作出特别政策考量的消费者合同、类似劳动关系的委托合同等领域,则结合相关政策要求对损害赔偿的范围作出限定或扩张。

  In recent years,there have been many analyses of and controversies over various issues relating to the compensation for discretionarily termination of commission contract.The purpose of discretionary right in commission contract varies with the people who exercise the right and between gratuitous contracts and onerous contracts.And these differences should be taken into consideration when defining the scope of damages as well.Specifically,when the principal exercises the discretionary right and the agent benefits from the transaction,this benefit loss should be dealt with in accordance with Article 410 of the Contract Law,whether the commission contract is paid or not.When the principal terminates an onerous commission contract discretionarily,and such termination can be classified as impossibility of performance due to the principal,the agent can request future reward according to the risk bearing rule.But this reward is not regulated as a loss under Article 410 of the Contract Law.When the agent terminates a gratuitous commission contract discretionarily,he/she should compensate the principal's reliance interest in a way similar to that in the case of donation rescission right at will.When the agent terminates an onerous commission contract discretionarily,he/she is not liable for breach of the contract.Instead,he/she should compensate the increased costs when substitutive measures are available.Otherwise,he/she should compensate the damages resulting from the termination

  关 键 词:

  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损害赔偿/受托人利益/报酬请求权/commission contract/discretionary termination right/compensation/the interest of agent/reward request fight

  标题注释:

  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民法典编纂中的服务合同立法研究”(15AFX016)、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项目的成果。

  一、问题的提出

  合同法第410条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应当赔偿损失。”对于该条规定的任意解除,①虽然学界在如何限制上存在一定的分歧,但普遍主张应当作适当限制,②同时多认为该条的实质乃是面向将来的终止,并非如文义所言的“解除”。但是,在任意解除的损害赔偿范围问题上,虽然该条规定的“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在文义上可以解释为只要与合同的任意解除存在因果关系的损失,除非不可归责于任意解除权人,均应纳入损害赔偿的范围之内。但在学说和司法实践中,对此争议不断。

  就笔者观察而言,学界的分歧主要在于是否得以赔偿履行利益或可得利益。③既有主张应赔偿受托人可得利益损失④或履行利益,也有学者观察到了合同法第405条规定的报酬请求权与任意解除之间的关系,主张不管是直接损失还是间接损失都要赔偿,报酬损失也同样如此,但不得双重计算。⑤或者是主张法官在考量有偿合同任意解除损失时应权衡合同约定数额、当事人证据的证明力和合同履行的阶段性效果来考量可得利益。⑥反对意见则认为不包括可得利益损失。⑦或者认为,合同法第410条的损害赔偿,限于信赖利益的赔偿。⑧在上海盘起贸易有限公司与盘起工业(大连)有限公司委托纠纷案(以下简称“上海盘起案”)⑨中,赔偿范围也仅限于直接损失。为此,有学者援引该案例后认为,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时的赔偿责任,不同于故意违约时的民事责任,其责任范围仅限于给对方造成的直接损失,不包括对方的预期利益。⑩或者是认为一般不包括可得利益的赔偿,但应区分情形对待:故意毁约情形,依拒绝履行追究履行利益的损害赔偿责任;无偿委托,应限于“因不利时期解除而造成的损害”;有偿委托,若当事人的合同利益不取决于其他法律行为是否成立、生效与履行时,可按照履行利益损失确定损害赔偿的范围;反之,若取决于其他法律行为是否成立、生效或履行时,损害赔偿范围一般限于信赖利益。(11)

  司法实践中对此亦意见不一,既有将其限定为直接损失或实际损失的案件,也有肯定违约可得利益赔偿的案件,还有以将来得以获得的报酬请求权为中心计算损害赔偿的。例如,既有如同“上海盘起案”一样认为应限于直接损失或实际损失的;(12)也有认为在特别约定排除任意解除权时,任意解除委托合同属于违约,应当根据合同法第113条承担包括可得利益在内的损害赔偿责任。(13)或者是认为在定有合同期限的委托合同中,任意解除权的行使应当受到限制,单方解除合同构成违约,进而可以要求相应的损害赔偿。(14)也有法院判决明确指出“损失赔偿额的范围不应超出合同履行后可获得的利益”,以合同履行后得以获得的报酬作为损害赔偿的对象。(15)

  同样地,在比较法上各国的情况也不尽一致。既存在着主张履行利益赔偿的方案,(16)也有区分事务处理的有偿与无偿,以报酬请求权为中心调整委托人任意解除有偿事务委托时的利益关系的方案,(17)或者是将其限定在因解除时机的不当而引起的损害的方案。(18)

  之所以会出现上述纷繁复杂的状况,笔者认为与委托合同及其任意解除在各国法中的定位和制度目的相关。在考虑委托合同任意解除的损害赔偿时,至少应当关注以下几点:一是有偿委托与无偿委托在任意解除的损害赔偿范围上是否会存在不同;二是委托人解除与受托人解除情形,在损害赔偿范围的考量上是否会存在不同;三是当事人的特定身份是否会影响到损害赔偿的范围;四是任意解除情形的损害赔偿与报酬请求权之间的关系。

  由于合同法第410条肯定了双方当事人的任意解除权,笔者拟从任意解除发动主体的不同入手,结合上述诸多考量因素作一考察,以厘清不同任意解除情形的损害赔偿范围问题。

  学界多认为委托的任意解除制度乃是基于信任关系原理,认为委托合同乃是基于当事人之间的信任而订立,委托合同的履行也有赖于此种信任关系。委托人让难以信任的受托人继续处理受托事务,或者是受托人为难以信任的委托人处理受托事务,对于当事人而言都是难以忍受的,并无益处,故有必要规定委托合同的任意解除。(19)但是,委托合同中的任意解除权并非是简单的信任关系说得以圆满解释。原因在于,无论何种债权债务关系,均有信任原理作用之空间,只是程度不同。同样地,委托合同作为持续性合同的持续性特征,也不足以说明任意解除的正当性。若委托合同定有合同存续期间,依合同法第8条的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此等期间当然也具有合同上的拘束力,并非所有的持续性合同均得以随时终止。因此,除了信任关系原理和持续性合同的特性之外,之所以赋予当事人任意解除权,对于委托人来说,既有可能是基于委托人收回事务处理之考量,也可能是基于事务处理本身对于委托人已无利益可言,甚或是对特定事务处理事项的事先不了解的一种救济。(20)而对于受托人而言,之所以赋予其任意解除权,既可能是涉及无偿委托的义务弱化问题,也可能涉及行为义务之不可强制问题,其利益考量并不相同。不同的利益考量会影响到任意解除时的利益均衡问题,尤其是损害赔偿的范围厘定。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